首頁 > 人物 >

王彥霖 | 在鏡頭內外保持一致

2019-12-13 來源:時尚先生
人生有很多偶然,也有很多必然,無論偶然還是必然,既然遇到了,把它做好就好。演員都是需要打磨的。不一定哪個角色就讓更多的人認識你,不一定哪個角色可以使你發光發亮。

2

王彥霖

Q&A:

聽說很多導演都是你的“回頭客”,說說這里面的故事吧。

王彥霖:陳銘章導演跟我合作了四五六次,最開始是因為他來看了我們的實習大戲,話劇《小井胡同》,我演一個收破爛的,他就找我去演《我的燦爛人生》,然后是《半步天涯》《遇見王瀝川》,還有話劇《面樹上的女人》。

有沒有問過他“怎么又找我”?

王彥霖:他一直都把我當一個孩子看待,他說我在業務上又熟練了、有經驗了,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鼓舞。

林超賢導演也算是你的“回頭客”吧?

王彥霖:對,林導也算是回頭客,他像一個很年輕的父親,他很有激情,跟我們一起健身、跑步、喝咖啡。

當時他是怎么選中了你的?

王彥霖:最早他是看了我演的《火鍋英雄》,找我演了《紅海行動》里一個比較重要的角色,但我那段時間身體狀態不太好,演不了。快殺青的時候,他問我恢復得怎么樣了,我恢復得挺好的,他就說,你過來拍一個小角色,狙擊手,幾天就拍完。我就去演了狙擊手,演完之后,他說“你等我一個電影,大概明年左右會開”。

不錯哦,這對你來說真的是個好機會。

王彥霖:對,他是很認真地跟我說“希望我們再有機會合作”,不是寒暄,然后問我會不會游泳,會不會潛水,讓我準備一下。我就真的去學了潛水,學好了之后在香港定妝,和林導見面,他給我講了電影《緊急救援》的故事,講了我的角色,然后他問,你喜歡嗎?我說,喜歡。他說,沒有白等吧?我點了點頭,說當然。

不過,聽說你主動給劇組投的資料反而沒有什么好消息?

王彥霖:哈哈哈哈是的,我投的資料從沒中過。人家說百分之幾的命中率,我1%都沒有,是百分之百的沒中。不過那是在上大學的時候,后來就基本沒有資料這個環節了,因為“回頭客”越來越多嘛,再加上我經紀人很棒,她們真的很愿意幫我,現在我的簡歷都是經紀人去投的,命中率比我高很多。

《緊急救援》之前,你為角色做的功課不僅僅是潛水吧?

王彥霖:提前一年學潛水是我個人的功課。整個劇組提前一個多月就開始集訓,請了消防、武警、特警部隊的指導員,帶著我們反復訓練自由潛、逃生、救援、應急,沒日沒夜地練。我在這個過程中體驗了這個角色每天的工作狀態,他怎么吃飯,我就怎么吃飯;他怎么跑步,我就怎么跑步;他一天健身房訓練兩遍,我那段時間早中晚健身房訓練三遍,穿插著戶外跑步,還要練飛盤,還要登直升機,學習一些技術上的操作。

3

王彥霖

這樣下來還有多少時間用來吃飯睡覺?

王彥霖:吃飯睡覺的時間劇組還是給的,但是一天下來基本就沒有多少力氣了,也覺得很充實,到真正累的時候就會發現,你連覺得累的時間都沒有,洗完澡就睡了。

你真的挺拼的。《緊急救援》的拍攝過程怎么樣?

王彥霖:因為真的很逼真,我幾乎能嗅到生死關頭的氣味。拍這個戲之后就覺得人真是一個很脆弱的生物,很多時候你不知道下一秒是開心還是難過,你不知道身邊的人會不會突然就離你而去。我以前挺驕傲、挺堅定的,拍完《緊急救援》發現自己的膽子越來越小了,估計電影上映之后會慢慢恢復吧。

當時《楚喬傳》播出以后,因為你把反派宇文懷演得太壞,真的有很多觀眾討厭你甚至攻擊你,你還敢再演反派嗎?

王彥霖:敢啊!我對反派、正面的、喜劇的、偶像的、小人物,各式各樣的角色都沒有過分的排斥。我的想法就是:既然嘗試過了,那接下來就想換一個角色或者路子去嘗試。我想都嘗試一遍,才能清楚哪個類型的角色更適合我,哪個跟我反差更大,我再來一輪。人生就是嘗試,對我來說,拍戲也像嘗試人生,我沒想過哪碗飯就一定要捧在我的手里。也許我這一生都一直在糾結、在擰巴、在嘗試,這是我能得到快感的一個點。

有沒有一個角色沒有糾結、擰巴,特別順地演下來?

王彥霖:沒有。我倒是覺得,如果特別順,中間沒有一點兒糾結和擰巴,那一定沒做功課,不太用心。無論是生活當中還是工作里,只要我很執著、很專注地做事,那一段時間里我的狀態一定是和自己較著勁的。

好的一面是,反而是宇文懷這么一個大反派給你帶來了很多的男一號角色,之前你大多出演配角。

王彥霖:對,演員都是需要打磨的。不一定哪個角色就讓更多的人認識你,不一定哪個角色可以使你發光發亮。人生有很多偶然,也有很多必然,無論偶然還是必然,既然遇到了,把它做好就好。

很棒的心態。你休息的時候會用什么方法補充內心的能量?

王彥霖:聽音樂、看電影、旅行,從自己待膩的地方去到別人待膩的地方。

讓我猜猜,你應該不會跟團去旅游吧?

王彥霖:我就是自己走,想走到哪兒走到哪兒。我旅行的意義就是不去尋找旅行的意義,有目的就不會給我帶來太多驚喜,沒目的的話,也許一個小朋友、一個風景或者吃的一餐飯就會有很多快樂。

你在綜藝節目里表現得像個老年人,喜歡看看新聞、逛公園、去菜市場,你是真的喜歡這些嗎?

王彥霖:對,我喜歡,這些都是我主動提出來的,不是節目組安排的。我現在還愿意逛公園,前一段時間回鞍山也逛公園、去菜市場。只要我家電視機別人沒動過,一開永遠都是央視新聞頻道。

為什么對新聞如此鐘情?

王彥霖:我得了解這個世界啊,一切當下發生的大事小情都是我可以用作表演的素材。比如新聞頻道會有一周的新聞回顧、實時的新聞,還有最近國家各個部門頒布的一些條例。與時俱進是什么,就是了解當下的生活狀態。我表演的狀態是生活當中的,也是回饋給百姓的,所以我一定得了解實時的新聞。比如我之前拍《藍盔特戰隊》,講維和部隊的事,中國駐非洲維和部隊有一個犧牲的戰士叫楊樹朋,他的故事和經歷對我演繹角色是很有啟發的。

1

王彥霖

你會記住這個真實人物的哪些細節和故事?

王彥霖:他為了保護當地居民不幸犧牲了,這個消息就是我從新聞當中知道的。看了這個新聞之后,我的熱血的程度、心潮澎湃的感覺、對英雄的崇敬就保存在心里了。演《藍盔特戰隊》的時候,我心里想著援助非洲的這些中國官兵如何英勇善戰、勇于犧牲,這么去把那個角色給表現出來的。所以看新聞對我來說跟吃飯是一樣的,要吃飯也要看新聞。我經常心里沒底,只有看著這些新聞,去搜一些關于角色和劇本的課外的知識,我才會自信滿滿。

你的經紀人告訴我說,你每天只玩一小時的手機,真的嗎?

王彥霖:我現在很少玩手機了,我會強迫自己把手機放下。我覺得要少一點時間玩手機,這個時間你可以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聽聽歌,想一想之前發生的什么事,盡量多跟人親近。

接下來又要上綜藝節目了吧?會不會擔心被大家當成一個綜藝咖或者一個表情包?

王彥霖:這個我倒是不擔心,演戲跟綜藝還是區分得開的。綜藝是讓更多的觀眾了解你生活的真實狀態。我需要讓人了解我的生活狀態,我也更需要讓人了解我的表演狀態。我平時很少去盡情釋放自己的生活狀態,所以真人秀算是給了我一個窗口。

你之前在綜藝節目中的表現,好像不知道什么叫“偶像包袱”,你是從來就沒有偶像包袱,還是曾經有過,后來沒了?

王彥霖:沒有,我很恐懼偶像包袱。

為什么生怕自己有“偶像包袱”?

王彥霖:我覺得在演戲以外,生活狀態就是要自己達到以前是什么樣,現在還是什么樣,未來也會一直保持什么樣,要一致。對,年輕人要讓自己活得真實,鏡頭前和鏡頭后保持一致。

你唱過不止一次《小鎮姑娘》,是不是特別偏愛這首歌?這是你的KTV金曲嗎?

王彥霖:沒有,我一直唱《小鎮姑娘》是因為我剛學吉他的時候只會彈兩首歌,一首是《小鎮姑娘》,吉他老師教的,還有一首是《情非得已》,那時候看《流星花園》自己學了主題曲。所以每次彈吉他還是唱歌,我都會把這兩首先拿出來。我吃飯也是這樣,一道菜會一直點、一直吃,一直做。

這么長情,演員不會很喜歡改變嗎?演的角色和所處環境一直在改變……

王彥霖:在工作里要多變,在生活中我要求自己的心態與不做演員時保持一致、要純粹。說“不忘初心”有點兒大了,而是說讓心態平和發展是個比較穩妥的成長軌跡。

還以為你喜歡《小鎮姑娘》是因為你曾經有過一個小鎮姑娘。

王彥霖:哈哈哈哈,我也想有一個小鎮姑娘啊,在未來。

看過你在綜藝節目里的表現之后,無法相信你說自己是一個內向的人,這么有趣的一個人怎么會內向呢?你是怎么分析自己的?

王彥霖:我平時生活里還是挺安靜的,我愿意放空,愿意閑著,愿意獨處。獨處的時候我會更愿意自我思考,以及把自己的紛亂思緒整理,是個必要的沉淀和成長的過程。

4

王彥霖

大家都說你是個很有綜藝感的藝人,你自己怎么看這件事?

王彥霖:我要感謝節目組,他們把我發光發熱的地方剪出來了,我無聊的地方都沒剪進去。我在菜市場的那個規定情境下就是那個樣子,我回房間里就很悶待著閑著,可是節目組沒用,哈哈哈哈。

關鍵是你太有梗了,比如“鐵門檻”、用東北臺灣腔念臺詞什么的,簡直太有搞笑的天分了。

王彥霖:有的時候我也很佩服我自己,像個黑洞一樣,深不見底。也許我的身體里住著另外一個自己,會突然走出來跟所有人say個hi。

跟你之前學過相聲和快板有關系嗎?

王彥霖:沒有吧,但是學相聲和快板的經歷對我的臺詞能力有很大的幫助,會字正腔圓,會說話更注意節奏。

請你自我評價一下顏值。

王彥霖:哈哈哈哈,頂級流量的顏值。但是我不是頂級流量。雖然顏值很巔峰吧,但我還是更愿意把這個狀態專注到表演上。

作為一個演員,你怎么培養自己的氣質

王彥霖:我覺得更像自己的人都是有氣質的人。模仿別人的人都是在模仿別人的氣質,別人的氣質不是你的氣質,保持自己純粹的樣子,便是你自己本身最吸引人的樣子,與眾不同,無法復制,獨一無二的個人屬性,就是氣質。

謝謝你重新定義了“氣質”這個詞。你覺得你的演技怎么樣?

王彥霖:還是一個剛入門的學生,但是我對此有濃厚的興趣,正在成長中。

最后說說搞笑能力吧。

王彥霖:我其實不是個搞笑的人,可能我有的時候閃現的一些細節會讓人覺得有意思,但實際上,我生活里很平常,并不是個很有梗很搞笑的男演員。

你好像不是一個特別有夢想的人,是嗎?

王彥霖:我一直都比較隨遇而安,非要說夢想的話,最大的夢想就是把每一個角色、每一個劇本創作好,這就足夠了。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炒股游戏app 北京十一选五期开奖 辽宁省11选5开奖结果 幸运快3大小单双技巧口诀 股票短线qq群 青海十一选五五预测 pk10三码必中计划 彩发发怎么下载不了了 2018最安全的理财app 体彩吉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