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吳亦凡 | 與生活無須斗爭

2019-12-09 來源:時尚先生
30 歲的前一年,吳亦凡回首過去全是險境,他“全憑幸運”走了過來。如今他說,沒必要跟生活斗爭,那不會快樂。

1

吳亦凡

今年過完年回來,吳亦凡第一次把《大碗寬面》放給內部人員聽,工作人員從他用手機連接藍牙音箱的動作觀察出,他心里有點兒忐忑。“不是說我拿出來一個很好的東西,我兵臨天下,每個人都能被這首歌折服的感覺。”

那天辦公室坐滿了人,工作人員都到齊了。事先大家已經知道這會是跟“大碗寬面”有關的歌,但大多數人都沒什么期待。“‘大碗寬面’你一聽就會覺得怎么能寫歌呢?這是一個無法想象的東西。”有工作人員說道。

她第一次見到吳亦凡是2014年。當時吳亦凡剛拍完馮小剛導演的電影《老炮兒》,在工作場合給人的感覺是,“有一點兒高冷的小男孩,不太愛說話”。她印象中吳亦凡是個形象很洋氣、音樂很“高大上”的明星。

但《大碗寬面》的中國風前奏一出來,她愣住了,辦公室安靜下來。一遍放完,全場所有人鼓了很長時間的掌。接受大家掌聲時吳亦凡有一點兒羞澀,卻也忍不住笑意,他講起這首歌的創作理念,整個人都活躍了起來,眉飛色舞。

歌雖都喜歡,團隊為這首歌到底發不發還是較勁了一段時間。大家各有考量,有人擔心會影響他的形象,以及,沒準有人會說,吳亦凡靠這出格的手段來博眼球。根據吳亦凡這一年的公眾輿論風向,這是合理的猜測。所有人都在進行預期管理,只有吳亦凡從頭到尾沒有動搖過,他只有一個信念:我要發這首歌。

《大碗寬面》來自于兩年前吳亦凡參加綜藝節目《七十二層奇樓》時的一個段落,節目中他邊扯面邊模仿陜西方言即興說唱了一段,“你看這個面它又長又寬,就像這個碗它又大又圓”。

2017年,對吳亦凡來說是個頗具變革意義的年份。那年的《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與嘻哈音樂雙向破圈,吳亦凡的大眾認知從“韓國回來的小鮮肉”一夜之間變成“你有freestyle嗎”,“大碗寬面”緊隨其后,在網上引起爆炸傳播,傳播者的部分心態是他站那么高,我想看他摔下來。

3

吳亦凡

《大碗寬面》之后的大獲成功,以及針對吳亦凡的輿論轉向無需多言。值得探求的是,從2017年到2019年,吳亦凡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樣的轉變?

B站心理科普人文號菲音心理用英國精神分析學家比昂提出的“容器”概念來解釋《大碗寬面》的創作心理。“容器”就是把一些很復雜、很糾結、很難受的情緒和情感,充分地理解和消化的過程。比如,這有一團污穢(復雜的難以耐受的情感),有人通過一套復雜的處理,把它變成了肥料,肥料被用來灌溉莊稼,結成了果實,為更多人提供了營養。這個過程的重點就是,接收,消化,返還。

“吳亦凡接收了這些善意或惡意,輕松或激烈的情緒,把它們全部消化并融入到自己的創作當中。最后把整理過的理解、感受、想法,用一個特別有創意的方式返還給觀眾,給觀眾帶來快樂。”菲音心理這樣分析。

但是,同樣是網友的惡意、一年前吳亦凡的回應方式還是一記直拳打回去。2018年7月,吳亦凡在微博上發布了一條diss track,回應網友以虎撲為主要陣地對他的嘲諷。開場白就充滿銳氣,“雖然你們人多,但我也從來沒在怕的,根本不是一個level ”。歌詞中寫道,“沒有出息你們只剩唇槍和舌劍嗎?感覺罵我就對”,“多少人姿態狼狽,多少人等我下墜”。

僅僅半年,《大碗寬面》就全然放松下來,“何必針鋒相對…… 人生如戲開個小玩笑”。兩者之間的轉變不可謂不驚人。

《中國新說唱》總導演車澈察覺到了吳亦凡這三年“巨大的成長和變化”。第一次聽到《大碗寬面》時他感覺非常強烈:吳亦凡長大了,從男孩變成了男人,而且這種成長就是在那一瞬間發生了。

但人是什么時候長大的?“ 你沒有辦法去判斷,”車澈說,“想開的那一瞬間,突然間變了的那一瞬間,有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事呢?可能沒有。”

在與吳亦凡的采訪中,《時尚先生》的記者試圖抓住“那一瞬間”。

采訪之時,吳亦凡長發到肩。人有些疲憊、感冒很重。29歲這一年,他突然產生了無法用理性解釋的年齡感,也開始用年齡為自己身上發生的種種變化開脫。

有些變化肉眼可見。頭發長了,他舍不得剪,因為想到在大眾面前留長發很難,“這一輩子也就這一次長這么長了”。

另一些變化雖不是肉體上的,也極易被察覺。

過去,吳亦凡有個外號叫“雞湯凡”,他的血液里都是勵志名言。現在,他掛在嘴邊的詞是“命”。“人要學會認命才行。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他說,年紀大了,總算知道很多事情不能強求,“人大了就不會特別的倔,有些東西不是這樣的,你就不要想辦法把它變成這個樣子。”

剛回國時,盡管中文語言能力不那么熟練,他也很愿意表達自己,愿意講述自己的內心與愿景。現在中文練熟了,卻不愛說話了,他不信任語言。“說話失去了意義,言語都是蒼白的。”他說。

《大碗寬面》里吳亦凡唱“我這一生漂泊四海,看淡了今朝”。

2

吳亦凡

在記者面前,吳亦凡無奈自己的想法過于成熟,“就像一個老年人”。是什么讓一個29歲的人在精神上步入老年?那一瞬間究竟是什么時候?吳亦凡說,是“每天”。

“每一件事都不至于成為一個教訓,但是這種事太多了……每天都在發生。”發生什么?被誤解、被攻擊。以及期望的一次又一次落空。

種種經驗顯示,以說服他人為目的的溝通往往反噬自身,你越想消除差異,差異越是存在。于是,29歲的吳亦凡學會了“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和想法,沒辦法所有人跟你思想完全一致。”

三年合作,車澈與吳亦凡成了關系非常好的朋友,車澈時常非常心疼吳亦凡。

《中國有嘻哈》結束后,有一次車澈和吳亦凡母子二人一起在洛杉磯吃飯。桌上有一份甜品,阿姨夾了一塊蛋糕,吳亦凡突然變得“很兇”,他對媽媽說,“你怎么能吃蛋糕?醫生不讓你吃蛋糕。”

阿姨特委屈,縮回手,“那我不吃了。”這時吳亦凡一笑,說“你特別想吃嗎?你要是特別想吃,那就只吃一口”。

車澈成長的家庭結構與吳亦凡相似,都是單親,吳亦凡“準許”媽媽吃一口蛋糕的瞬間,車澈幾乎愛上了他。他覺得這個男孩實在是太可愛了,可愛得沒法說。“那一剎那讓我覺得這個人特別值得被好好對待。”

從那一刻起至今,車澈覺得吳亦凡內心的那個核始終沒變過。他還是那個習慣性照顧別人,會下意識給在場所有人倒水的人,總是隨隨便便掏出真實的自己,以至于很容易被別人傷害。

有一次車澈在外面聽到有人在說吳亦凡的壞話,而吳亦凡一直把那個人當作朋友。“我非常生氣,人不能那么做。”車澈說,“但沒辦法,這就是吳亦凡。”

現在面對攻訐與傷害,吳亦凡的處理方式變了,他不再一一正面剛,而是變得更豁達。但吳亦凡從來沒有從源頭上去改變自己的做人方式來盡量避免傷害的發生。“你不能去告訴他你要變成一個計較的人,別去相信別人,別去吃虧。吳亦凡就是這樣的,他可能永遠不會變成一個市儈又精明的人。”車澈說。

12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南京晓晓期货配资 股票走势图怎么看 股票涨跌涨幅振幅 特区南国彩票论坛七星彩论坛 福建快3走势 十一选五复式投注 快乐12今日推荐号 河北福彩20选5走势图 福建快三app 求一个赌博的网址